您現在正在瀏覽: 首頁 » 福大人物

福大人物:

劉敏榕工作室:為少數民族學生開展學業精準幫扶

發佈日期: 2021-10-04    作者: 全媒體中心文字記者團劉小路    閲讀:

 

劉敏榕工作室為少數民族學生開展學業精準幫扶


“能跟上!很適合!很好!”被問及劉敏榕工作室的學業幫扶項目,福州大學2020級土木工程給排水科學與工程專業的地娜同學迫不及待地向記者分享她的感受。

這是一個週二的夜晚,最後一節課的下課鈴打響,晚自習的同學們陸續離開教室,教學區的燈光逐漸黯淡,而西2-104卻依舊燈火通明。——劉敏榕工作室為少數民族學生組織的《大學物理》幫扶課尚未結束,任課老師龔炎芳老師正為包括地娜同學在內的少數民族同學進行答疑。

福州大學劉敏榕工作室——少數民族學生之家從2014年開始籌備,於2017年12月正式成立,是福州大學為幫助少數民族學生成長成才而專門成立的大學生思想政治工作平台。劉敏榕工作室自成立以來堅持着“以少數民族學生為本”的教育管理理念,全方位、多層次地為學校的少數民族學生服務。“學業幫扶”項目便是劉敏榕工作室開展的服務項目之一。

“把基礎打牢、把學業搞好、把信心樹立起來”

少數民族學生的學業問題是一塊難啃的硬骨頭。

少數民族學生分散在不同專業,與漢族同學混合在相應的專業教學班中上課。這樣的“混合大班”中,一位老師負責幾十位甚至上百位同學的教學,對於授課老師而言,兼顧每一位學生的學習進度已經是一道教學難關,因材施教更是一項巨大的教學挑戰。在此教學模式下,學業基礎相對薄弱的少數民族學生往往無法在短時間內消化難度高的知識,因此,學習效率低、上課效果差、掛科率高等問題接踵而至。少數民族學生的學業狀況堪憂,在高等數學、線性代數、概率論與數理統計和大學物理等公共基礎課程上的補考和重修問題最為突出。

2017年第一學期,劉敏榕工作室以《高等數學》為切入點,開展了為期一學期的幫扶課程,初步建立起少數民族學生學業幫扶項目的雛形。

數學與計算機學院的周勇老師是這一試點課程的負責人,他利用下班時間幫助少數民族同學查漏補缺。據他介紹,在幫扶項目開始之前,學校少數民族同學的《高等數學》考試通過率僅有49%,遠低於全校學生79%的水平,而經過了第一輪的學業幫扶試驗,少數民族同學在《高等數學》的通過率達到了60%。

之後,劉敏榕工作室不斷提高幫扶的力度。

從2017年第二學期開始,劉敏榕工作室增設了《大學物理》《概率論與數理統計》 《線性代數》等課程。自2019年以來,工作室聯繫外國語學院一同組織了英語四六級考前衝刺班、考研英語講座、少數民族同學考研動員大會暨考研英語分析講座等活動幫助少數民族學生的英語學習。

外國語學院的王平和周潔老師參加幫扶項目的契機與項目中的其他老師大同小異,她們説:“學院向我們反映了少數民族同學的學習需求,我們很爽快地答應了。”

數學與計算機學院數學系的呂書龍老師負責少數民族學業幫扶項目的《概率論與數理統計》課程,他向記者介紹:“學業幫扶項目的目的在於幫助少數民族學生把基礎打牢、把學業搞好、把信心樹立起來。”

超課時幫扶, “學生們都捨不得走”

2017年第二學期,學業幫扶項目略見成效:少數民族學生的考試通過率再創新高,高等數學達到84.6%。但是,劉敏榕工作室的老師們還不滿意。

周勇老師認為,學業幫扶的課程集中在期末開設,課程內容以講解歷年卷為主,這樣依靠題海戰術的期末速成班不利於學生打牢知識基礎。此外,負責《大學物理》的龔炎芳老師反映:“大多數學生持‘觀望的態度’,不確定幫扶課程的價值所在,”再加之學生的畏難情緒,“這樣小班課程的輔導效果一般,學生反映聽不懂。”

劉敏榕工作室的老師們決心啃下少數民族學生學業問題這塊硬骨頭,繼續探索少數民族學生學業幫扶的路徑。

2018年起,學業幫扶項目增加了課時;課題組重新編制教材,放棄題海戰術而改以專題形式開展幫扶課程,從而達到“精準幫扶”的效果。以周勇老師負責的《高等數學》為例:少數民族學生從第5周開始參加幫扶課程,在“混合大班”的80學時基礎上額外擁有了56學時的學業幫扶時間。此外,由於《高等數學》對不同專業學生要求不同而分成A、B、C、D四級,針對各級別課程的不同要求,周勇老師還另外找時間為學生分班補課。

周勇老師向記者展示了不同級別課程的《高等數學》教材,翻閲課程組的設計成果時,他的眼神裏充滿了成就感。

據記者瞭解,在考試周期間,周勇老師還會額外開設考前串講答疑課程。“實際上,(學業幫扶班的)上課時間超過了80課時。有的時候會上課到晚上十點半,學生們都捨不得走。”周勇老師補充道。

“學風上來了,學習主動性也越來越好”

2018年,在這樣的“混合大班+專題小班+精準幫扶”學業幫扶模式下,少數民族學生的平均成績合格率達到80%,其中高等數學通過率達到96.4%。同年,劉敏榕工作室學業幫扶項目的幫扶對象從原先的新疆同學擴展到來自新疆、西藏以及其他地區的部分少數民族學生。增加的學生數使精準幫扶實施難度大增,主講老師難以瞭解每一位少數民族學生的學習情況,也無法密切關注學生對知識的接受程度,時間上、空間上的限制更減少了老師與同學面對面交流的機會,幫扶效果並不理想。

劉敏榕工作室的老師們沒有停下探索的腳步。

2019年,在教務處、學生處以及各學院的支持下,劉敏榕工作室在漢族學生中選拔出一批品學兼優的“小導師”參與到學業幫扶項目中,分擔主講老師的工作量。呂書龍老師介紹,每一位小導師負責5至6名少數民族同學的精準輔導,“上課前小導師們就已經到位檢查作業、出勤;上課過程中,小導師全程旁聽;下課後,小導師們還繼續留在教室裏答疑。”此外,針對部分少數民族學生學習進度慢、學習習慣差、學習態度不端正等問題,呂書龍老師補充,一些小導師主動提出與負責的少數民族同學一同參加晚自習,帶動少數民族同學一同培養良好的學習習慣。

經過幾年的“大班上課+專題小班+導學志願者+精準幫扶”創新模式的探索,劉敏榕工作室的少數民族學業幫扶項目連續創佳績,呂書龍老師感慨尤深:“概率論的通過率從2017年之前的百分之二三十到如今將近百分之百,高等數學和線性代數等課程達到了全員通過的成績。”呂書龍老師用手指在成績單上向記者展示不同班級的成績數據,指尖在幾位高分的同學的名字上停留,他向記者強調:“這位同學的概率論甚至考到了91分的高分,這對於漢族同學而言,也是很難的。”他的臉上充滿了欣慰與驕傲。

負責《大學物理》的龔炎芳老師也頗有共鳴。他向記者透露,在引入小導師模式之前,一部分少數民族同學在畏難情緒驅使下從心理上喪失了掌握《大學物理》的信心,甚至出現過曠課現象,而小導師模式建立了一個朋輩互助的學習平台,為少數民族學生提供了輕鬆良好的學習環境,從根本上減輕了少數民族學生的畏難情緒,也端正了他們的學習態度,“學風上去了,學生的學習主動性也越來越好,學習成績自然不會差。”

劉敏榕工作室:為少數民族學生開展學業精準幫扶